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美俄仅存军控条约前景不明

2019-12-12

2010年4月8日,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和俄罗斯时任总统梅德韦杰夫在捷克首都布拉格签署《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

《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规定减少美俄两国核弹头数量,上图为俄罗斯“白杨”-M弹道导弹,下图为美国“三叉戟”弹道导弹

近日,美俄两国围绕《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续约问题分歧不断加剧。俄罗斯持续向美国伸出续约“橄榄枝”,美国国内在续约问题上则出现多种声音。《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黯淡的续约前景为全球战略稳定蒙上一层阴影。

俄罗斯频伸橄榄枝

2010年,美俄两国在捷克首都布拉格签署《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该条约于2011年2月5日正式生效,有效期为10年。美俄两国商定,在条约2021年2月5日到期后,若双方同意,可延长(不得超过)5年,即至2026年。

在《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还剩一年多到期的背景下,俄罗斯近期加快推动续约工作。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近日表示,俄方已将《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续约问题提上议事日程,指出该条约对“国际安全体系”十分重要。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表示,在展开战略安全对话之前,俄美无权让《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失效,双方也承担不起相应责任。

11月27日,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里亚布科夫表示,《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续约问题迫在眉睫,俄罗斯“已正式提议美国按照条约规定延期5年”,如果美国方面出于一些原因不愿意延期5年,也可缩短延长期限。里亚布科夫指出,自美国退出《中导条约》以来,只有《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能有效限制双方的核武器与核导弹数量,从而保障俄美安全,该条约是俄美关系最后一道保护屏障。里亚布科夫强调,短期延长条约不是最好的结果,但“至少比什么都不做强”。

12月5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国防会议上表示,俄罗斯愿意无条件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普京指出:“俄罗斯准备在今年年底前立即、尽快、无条件地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我正式言明此事,是为避免日后围绕我国立场产生两种甚至三种不同的解读。”

普京提醒,俄罗斯已经起草了有关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谈判所需的所有文书,但美国尚未对该提议作出反应,“《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很快就将失效,我们有关续约的所有建议都已摆在桌面上,但尚未收到伙伴方的任何回应”。

美国态度很纠结

对于俄罗斯的续约提议,美国国内存在较大争执,出现了多种声音。

一是极力反对。外媒报道称,美国国务院和特朗普政府中的某些成员目前极力反对续约。俄罗斯科学院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研究所国际安全中心首席研究员萨韦利耶夫认为,目前美国国内反对续约的主要意见有两类:第一类认为,“整体上基于传统的军备控制已成为历史遗产,继续该领域的先前政策已没有任何意义”;第二类认为,“美国需要在核力量现代化方面完全放开手脚”。

二是努力促成。外界认为,美国国内支持续约的主要是军方和情报界代表。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艾略特·恩格尔近日对俄罗斯媒体表示,美国国会的民主党议员和共和党议员也都支持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美国国会议员“计划多措并举,使该议题继续成为美国政府的关注重点”“全世界所有国家都将因此受益”。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科学与全球安全计划研究员布莱尔也表示,美国与俄罗斯应该积极推动《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续约问题,并将核武库维持在威慑的最低水平,以便集中精力发展经济。

三是左右摇摆。这一点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2017年,特朗普向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对美国而言是“一份糟糕的条约”。今年12月3日,特朗普在参加北约峰会时却就《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续约问题表态称,“俄方迫切希望能够签署军控协议,我们也是一样,华盛顿认为,能签最好”。据匿名美国官员透露,特朗普“明年才会决定是否延长条约有效期”。

美国国防部副部长罗德也认为,美国当前无需在《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续约问题上表明清晰立场。罗德强调,“如果美国现在同意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在军控谈判中能对俄罗斯等国出的牌就少了”。罗德表示,“到2021年2月(条约到期前)还有时间。如果美国和俄罗斯决定延长条约,不需要很多谈判,只需商定延期日期”。

军控前景不乐观

从当前的情况看,俄罗斯和美国在《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续约问题上之所以态度大相径庭,主要是基于各自战略利益考量。从俄罗斯来看,在续约问题上的积极姿态,主要是为摆脱“冷战遗产”束缚,“轻装上阵”发展经济。冷战时期,苏联建立了规模庞大的“三位一体”战略核力量体系。虽然俄罗斯近年来持续削减核武器数量,但核武器需要高昂的维持、保养和更新经费。对于俄罗斯来说,推动《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续约、进一步削减美俄两国的战略核武器,能够在不损害自身安全利益的前提下,有效减轻国家财政负担,聚力推动经济发展。

对美国而言,在续约问题上的纠结与反复,主要是源于对条约作用的质疑,希望以拖而不决的方式,攫取最大战略利益。美国认为,《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对非战略核武器进行限制,而该类武器正是俄军当前发展最迅速、对美国战略威胁最大的武器。美国希望通过放缓谈判节奏,换取俄罗斯在限制非战略核武器发展方面的承诺,以便进一步强化在全球的战略威慑态势与核作战优势。

展望未来,在美俄战略博弈持续升级的背景下,《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续约前景和全球军控形势都不容乐观。一方面,特朗普未来极有可能继续将《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续约问题,作为施压俄罗斯、袭扰潜在作战对手和影响美国总统大选的重要筹码,出尔反尔的情况或将继续出现,美俄短期内达成协议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另一方面,为了一己私利,美国当前极力推动军控机制多边化。美国的这一做法与世界战略态势和核武器力量格局格格不入,是典型的“美国优先”与霸权思维。未来,美国的相关动向或将引发相关国家的集体反对,同时破坏现行全球军控体系的稳定,进而引发地区局势与全球形势动荡。

(责编:实习生(凌博)、黄子娟)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